猶記得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我還是個大學生,前一晚為了明天的總隊會操(還是大隊會操?),整個女生隊在升旗場上演練到晚上二十二點多才回到宿舍。因為隔天一大早就得起床,就算凌晨的地震搖晃得厲害,也不願意起床。後來想想,還好震央離我們真的有些遠,不然,我這懶人,死定了!!

還虧我唸的科系跟防救災有點關係。

 

而今年的八八水災,我正輪完八月七日晚上十點至八月八日早上十點的值班,回到家從十一點多睡到下午二、三點,起床練了一下小提琴。因為只聽得到強風,感覺不到有啥麼大雨,安安穩穩地補充精神,等待下一輪值班的到來。

 

但等我八月九日早上十點再回到應變中心,卻已豬羊變色,已經有一梯學長在八月九日凌晨集結完畢趕往屏東協助救災,組長(我的科長)交待我趕快簽個公文補程序,又告知十一時又會再調一批下去協助救災。

不到十二個小時就已經調度了六十人、十九輛各式消防車、十六艘船艇南下救災,才知道原來北部的風雨看起來不怎麼樣,南部卻已經慘兮兮。

利用空檔打電話回家,還好自己南部的老家安好。

可是想想,因為颱風在北半球逆時針轉,莫拉克走得比較偏北,我們剛好在逆風帶,而南部剛好在順風帶,氣流爬坡降雨,多數都降在西南部的順風坡上。

加上南部養殖魚業的超抽地下水,山上的開發又過度,天災加上人禍,一發不可收拾,更慘的是高級長官在逆風帶,自然無法想像順風帶雨勢猛烈之恐怖。颱風過後,氣象局不斷地上修降雨量卻成了眾矢之的,隨著災情數據的上修,目標從一個政府單位燒到另一個政府單位,繼續燒到了政治人物!!就算把高官通通給燒下台了,問題解決了嘛?

 

八月九日值班時一邊利用空檔簽公文,需要數據時就利用現代科技之便,網路上問起了在屏東服務的同學當地狀況,他告知,林邊有三萬人受困,佳冬有七千人受困…這樣夠我簽公文了吧!!

我的媽媽咪啊…這可真是可怕的數據!!

 

接下來,就是颱風遠走了,卻有加不完的班,調度學長們繼續南下支援救災,辛苦了一群仍然得停休的學長們,一批返隊一批又得接續下去接班,這可真是值班最久的颱風,也是看過最慘烈的風災,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颱風已經遠走了十幾天了,但是舉國仍然籠罩在風災帶來的哀傷氣氛中!!苦民所苦啊!!

 

我覺得台灣人是可愛的,至少,當遠方有難的時候,物資的捐贈就會源源不絕,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是這樣,八八水災也是!!

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值班的時候,不少民眾打電話要捐物資的,有要出車幫忙載送人員入山區救災的……,連星期六、日也一樣。怪了,我以為只有南下支援救災的學長才知道搶救科假日有應變小組的存在,民眾怎麼知道我們星期六、日也有留人在辦公室?

 

颱風造成林肯大郡發生事故的那一年,我剛好考完大學聯考,放榜的時候,就因為這個事故,老爸不肯簽師院公費生的切結(切結書上寫著「同意分發到偏遠山區跟師資缺乏的地區」…因為山區違建多,所以怕我分發到偏遠山區,不肯簽就是不肯簽),才會誤打誤撞走進了防救災的領域。

而林肯大郡事故的十幾年後,我為了颱風必須打電話回家跟老爸說,我沒辦法回家陪老爸過爸爸節,卻又碰上颱風帶來的大災難。

但希望,台灣真的能夠從這些事故裡學到教訓,而不是「今天公祭,明天忘記」!!

不然就算是投入再多的經費人力救災重建,甚至把政府的組織架構再提升為「災害防救總署」,但是明日惡夢仍不知何時會重現?誰知哪裡又是下一個林肯大郡?下一個小林村?

颱風過後連續上班十二天,終於今天目前最後一批支援的學長們返隊,我終於可以放個二天假休息一下,星期五下班後趕緊去診所治療從颱風值班到最近一直持續的夜間乾咳跟咳不出來的痰,原來是急性支氣管炎啊!!該好好養病啦!!

fc66118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